20 年前的「电子垃圾」成了小红书、TikTok 上的顶流

动力强劲、一机多用、使用寿命长

来源:欧宝体育官方入口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1-12 09:33:51

王心凌的《爱你》再现甜心教主,《声生不息》重演港乐经典,一亿人在周杰伦的演唱会重映里回忆青春。

产品简介

  王心凌的《爱你》再现甜心教主,《声生不息》重演港乐经典,一亿人在周杰伦的演唱会重映里回忆青春。

  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在海外 Z 世代之间,父母辈的数码相机成了前卫的流行元素,被他们用来记录生活,从大学校园里的闲逛,到音乐节上的狂欢。

  比如 2007 年上市的奥林巴斯 FE-230,710 万像素、3 倍光学变焦、口袋可以容纳的大小,很适合拿出来随手一拍。

  如果不开闪光灯,用它拍出的室内照片显得偏暖且泛黄,细节看起来也更加柔和。

  对数码相机的热爱在全世界蔓延。近两年,在国内的小红书和闲鱼,奥林巴斯 FE-230 也被视为 CCD 卡片机浪潮的一员。

  CCD 卡片机指的就是搭载 CCD 电子传感器的老数码相机,曾经是相机市场的主流,在 20 世纪 90 年代大量生产,现在基本已经停产。

  作为过时的电子科技类产品,CCD 卡片机有不少短板,包括像素低、对焦慢、输出速度慢、传感器的生产所带来的成本更高等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当年 CCD 卡片机的像素在 500 万左右,高的也只有 800 万,连今天的手机前置镜头都不如。

  因为外观时尚、价格不贵、操控模式更简单,还能拍出朦胧的氛围感,CCD 卡片机甚至被称为「不用洗的胶片」。

  CCD 卡片机的翻红并非空穴来风,明星效应点燃了第一把火,欧阳娜娜曾经安利过佳能 A620 等相机。

  「小众宝藏」出了圈,身价就水涨船高。CCD 卡片机最早只要「50 元一斤」,大多当成电子废品回收,去年却被炒到三五百。更不可思议的是商家趁着风口坑小白,拿行车记录仪改装再高价卖出。

  与智能手机共同长大的 Z 世代,开始反思自己在上面花了太多时间。拍照、社交、娱乐、导航......智能手机几乎无所不包。

  老数码相机提供了一种提供喘息的间歇,促使我们认真地专注于当下,保留了更值得被记录的瞬间。对焦的缓慢、拍摄后半秒不显示照片的卡顿、通过读卡器将照片导出的过程,能够说是带来诸多不便,也可以说手把手地创造了仪式感。

  根据美国唱片业协会的数据,到 2022 年年中,黑胶唱片的收入增长了 22%。当流媒体的音乐随时随地可听,却不真正地被我们拥有,实体音乐媒介的物理存在属性被凸显出来。

  如果无视炒作出来的泡沫,胶片的复兴与 CCD 卡片机的风潮有些类似。生活在一个快节奏的时代,怀旧不可避免地是我们内心的缓冲地带,修复我们碎片化的娱乐方式。

  不只是老数码相机,对千禧年的怀旧情绪在 Z 世代之间弥漫,尽管他们当时多数还是小孩。

  近两年翻红的 Y2K 美学,盛行在 1998 年到 2003 年,颜色鲜亮,材质充满立体感,呈现兼具复古和科技色彩的未来主义,精神内核乐观而积极。

  当时的人们对科技充满幻想,因为「计算机 2000 年问题」兴奋和焦虑并存,朴树的《NEW BOY》唱着对 2000 年的期待,诺基亚的数码广告呈现着光怪陆离的赛博朋克风,放到今天就是一部部 Y2K 指南。

  当时的人们也与科技保持距离,不被算法支配,不刷信息流和短视频,尚不会手机成瘾。

  如今贴身携带的电子科技类产品成了互联网的一大终端,国外的部分年轻人又开始迷上 1990 年代中期的翻盖手机。

  他们在沃尔玛和亚马逊淘货,为翻盖手机录制拆箱视频,甚至制作拍照教程。CNN 报道,TikTok 上一段鼓励购买翻盖手机的短视频,浏览量超过 1400 万,点赞次数超过 300 万。

  使用翻盖手机的年轻人乐观地相信,人们彼此之间的联系比社会化媒体上的更深入,「一切都更真实和自发」。

  对于他们来说,翻盖手机提供的联系和拍摄功能,其实已经足够。与此同时,这些照片有颗粒感且模糊,满足了类似 CCD 卡片机的审美取向。

  翻盖手机没有让他们失去什么,反而带来了一种断开冗余连接的自由、一种提高社交质量的可能。

  和这股潮流适配的是,法国社会化媒体应用 BeReal 成了 2022 年美国最火应用。一位 Twitter 博主总结了 2022 年登顶过美国 iOS 下载总榜的 app,它在全年 22% 的日子里霸榜。

  在一天的某个随机时刻,你和朋友们同时收到通知,在 2 分钟的时间内,你们使用前后摄像头拍摄当下,没有滤镜也不做任何编辑,直接共享当天彼此的真实瞬间。

  这是 BeReal 相信的「随机性将产生真实性」,和用翻盖手机拍照一样,不需要追求精致。

  疫情期间,许多人长时间待在家里远程工作,随时接通电源,却感觉与他人分离。

  如今,通过更另类的社会化媒体和更古老的电子设备,我们大家都希望建立更紧密但也更少的联系。

  千禧审美的回潮,看起来是逃避当下无所不在的互联网,但仍然和社会化媒体紧密相关。

  HMD Global 是一家以诺基亚品牌开发 Android 手机的芬兰公司,它的营销主管 Jackie Kates 对翻盖手机的「复活」深感意外:

  这一代人的第一部手机不是诺基亚,他们很可能是通过社交网络发现了我们的品牌。

  和 CCD 卡片机一起被纳入「复古」标签的还有胶片机,但后者显得更为小众,也更难大范围复兴,因为它的拍摄成本和时间成本更高。

  冲洗胶卷需要持续的投入,更别说胶卷的价格还在上涨,最常见的富士 C200 胶卷在 2017 年时只有 10 元左右,2022 年上涨到了 60 元。

  CCD 卡片机更像是介于胶片相机和智能手机之间的一种理想媒介,也是获取「缺陷美」照片的一个低成本途径。

  当然还能更加方便,灵活运用各类 P 图软件的滤镜,便可以后期制造出复古的感觉。比如 LoFi Cam 这款 app,能够在 iPhone 上模拟多款 CCD 卡片机的操作界面和成像效果。

  其实在有一些时候,怀旧只是一种潮流领域的新瓶装旧酒,就像你可以说 CCD 相机的爆火,只是因为它比起智能手机更适合作为时尚单品,没有一点其他的意义。上一个时尚模板过时,然后再寻找一个模板就好,只要它们看起来不同,社会化媒体总是一次次上演这样的事情。

  未来充满不确定性,而过去已经是历史。类似复古滤镜,怀旧这一行为本身也带着有色眼镜,我们毕竟不会真的回到过去,正是因为日子已经定格,记忆才会在脑海里不断地被润色。

  怀旧是一种长期存在的情绪,但它可能没办法左右大多数人的喜好。如果将时间的维度拉得更长,打结的耳机线、笨重的手机、低像素的图片,终究会被「敬而远之」。智能手机的便利和社会化媒体的喧嚣,才是时代的「底噪」。

  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  Here we go!罗马诺:拜仁签下热刺中卫戴尔,转会费约400万欧

  排队3小时才抢到!原价8200元的冲锋衣,被炒到1.2万元!中年男性的消费能力被低估了?

  拥有超级性感匀称的!日本的36岁筋肉美人---Masaki Kou

  郭明錤:苹果Vision Pro初期备货6至8万台,上市后可能很快售罄

相关 文章 查看更多 >>
欧宝体育官方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