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资讯

他们把销毁婚纱照做成一门生意 有人果断割爱也有人破镜重圆

发布时间:2023-12-25 09:32:36 作者:欧宝体育官方入口

  你听过婚纱照销毁业务吗?近日,41岁的刘玮发布了一段自己开展婚纱照销毁服务的视频受到关注。

  客户只需按重量支付费用,便可将婚纱照彻底销毁。不论是价值数千元还是数万元的婚纱照,都将在撕碎机中化为碎片,随后被送往电厂焚烧。这个服务会帮助客户干净利落地结束一段感情和记忆。这就是刘玮和团队的婚纱照销毁业务。

  自3月份开展业务以来,刘玮的团队已帮助近450套婚纱照“落幕”,他们被称为“婚纱照销毁师”“爱海捐躯客”和“婚纱照摆渡人”。这项服务虽小众,但正逐渐被更多人了解和接受。日前,刘玮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,透露他们如何“盯”上了婚纱照销毁业务商机。

  刘玮家在北京,公司在河北廊坊,每天上下班一趟都要开车80多公里。“公司现在还是创业阶段。”刘玮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2022年12月,他和另外两位好友,有了开拓新业务的想法,一开始,将目标锁定在销毁个人闲置的手机、相机、电脑硬盘等存储介质上。

  “这些设备出售的话,有隐私泄露风险,留在家里又是个负担。”刘玮说,2023年3月,他们又突发奇想,将目光投向了,更隐私更小众的婚纱照销毁上。

  婚纱照相框材质多为亚克力、水晶、金属,自行处理难度大,也很难当一般垃圾回收,更重要的是存在隐私泄露风险,刘玮认为这是“痛点中的痛点”。

  最初,他们将婚纱照销毁业务的目标人群锁定一、二线城市有需求的都市女性群体,然而,让刘玮没想到的是,在和一名家住农村的女员工聊天时,女员工说,其实在农村,婚纱照销毁同样是个难题——粉碎不易,烧了不吉利,扔掉又怕招致流言蜚语。

  在小规模的市场调研后,刘玮和团队意识到,婚纱照销毁业务是一片蓝海,有着广阔的未来市场发展的潜力,于是果断上线套婚纱照

  “我们也没有大规模地宣传推广,主要就是我们三个合伙人,各自在小红书和抖音上发视频或图文引流。”刘玮介绍,当有需要的客户私信联系时,他会添加对方的微信。刘玮认为加微信好友是很重要的一步,“如果连个好友都不愿意加,那就说明需求较低,难以成交”。互加好友后,刘玮会一对一地与客户交流沟通,确定重量和费用,如果业务达成,他会要求客户把要销毁的婚纱照打包邮寄到河北廊坊的工厂,收到婚纱照后,他还会和客户再一次确认销毁需求,然后是喷漆,遮挡面部,再接下来就是将婚纱照投入撕碎机。

  从刘玮拍摄的现场视频能够正常的看到,无论是一米多高的大型相框,还是10厘米以下的桌上摆件,随着锯齿的转动,都在顷刻间粉身碎骨。到此,整个工序还没结束。婚纱照碎片还要被送到电厂高温熔解,直至化作尘埃,烟消云散。

  刘玮介绍,从收到快递、开箱到喷漆、销毁所有的环节,他们都会拍照、拍视频记录,客户也能够最终靠监控、视频通话或到现场见证婚纱照的销毁,“到现在,一共有3位客户到现场来监督销毁过程”。

  刘玮说,从3月份开始,近9个月的时间里,他和团队已经销毁了近450套婚纱照。从真实的情况来看,客户来源确实和当初的预想基本相符,几个月的统计多个方面数据显示,在最终成交的顾客中,女性占了约七成。“年龄24岁到40岁为主,以离婚的居多,基本上全国各地的客户都有。”刘玮说。

  9个月,450套,这些都是客观冰冷的数字,真正能触动人心的还是婚纱照背后的故事。刘玮说,虽然他们的工作就是销毁婚纱照,但有时候也会被客户当作倾诉对象。在客户或敞开心扉或欲言又止中,他们可以感觉到对方的解脱或是百般纠结。

  “不主动打听客户隐私是公司的工作准则。”刘玮说,有时即使客户不讲,从那些婚纱照里,也能看出一些背后或刻骨铭心或撕心裂肺的感情过往。

  合伙人之一的杨伟光举例说,客户寄来的婚纱照,有的经历了“千刀万剐”,照片上刀痕累累,早已经面目全非。有的婚纱照,男方的脸被打上了大大的叉,更不可思议的是一套婚纱照,男方被画上了一只小王八。杨伟光介绍,有时,他们还会收到从影楼寄来的成套的从未拆封的婚纱照,“好像婚姻还未真正开始,就已结束了”。

  刘玮和记者说,有时客户对处理婚纱照还有特别的条件,比如有的客户会要求把照片全部喷绿漆,然后再粉碎;有的客户真正的需求只喷自己,留着对方的面容;更不可思议的是客户真正的需求给自己喷黑色漆,给对方喷红色漆。对于客户的这些要求,虽然不能理解,但刘玮和团队从不会问为什么,只会按照客户的要求照做。

  邮寄来的婚纱照背后,多是半途分飞的婚姻,偶尔的峰回路转,破镜重圆,会让刘玮和团队欣喜不已。“一天,一个小伙子非常急切地联系我,说要销毁一套婚纱照,因为快递一般是下午工厂下班后才送来,所以通常都是第二天处理,但那个小伙子希望我当天就销毁。”刘玮说,“幸好拖到了第二天,小伙子给我发消息,让我把照片寄回去,他说媳妇回来了。”

  也正是鉴于此,后来,刘玮和团队开展了婚纱照寄存服务。“也算是一种冷静期吧,毕竟在我这,一旦开始销毁,后悔就来不及了。”刘玮说。

  刘玮介绍,媒体曝光之后,每天咨询业务的多了,有意愿加盟的也多了。初创的几个月,业务量仅为个位数,到11月份,业务量激增,单量达到近260件。“真正愿意投钱,付诸实践的,可以说基本上没有。”刘玮解释称,做物品销毁业务,需要涉密资质、场地和厂房、环评资质、下游对接电厂等等,一个环节都不能少,这是一个需要大量投入,门槛很高,又需要漫长坚守的事业。

  “我们是按重量收费,最便宜的套餐是59元,最贵的是219元,但这个最贵的套餐,我们会返还60元的快递费,最后算下来就是159元。”刘玮说,他计算过,平均客单价在130元左右,经过几个月的经营,基本能实现收支平衡,但尚未盈利,离真正意义上的挣钱,还有很远的距离。

  “婚纱照销毁只占很小的比例,我们目前的业务其实是做企业物品销毁。”刘玮说,虽然看好婚纱照销毁业务的未来市场发展的潜力,自己和团队也是走在最前头的,但这一市场需要慢慢培养,急不得,需要长时间坚守。对他们开展的业务,网上议论也很多,甚至有人挖苦、嘲讽:“你们真是什么钱都挣,缺德。”

  三个合伙人有一个共识,无论外人怎么看,婚纱照销毁对有需求的客户绝对是好事,杨伟光说:“我们没怎么宣传推广,但来咨询的,几千个是有了,这说明他们是有需求的,我们的服务至少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个更体面、更安全有效的婚纱照解决方法。”


相关 文章
相关 产品
欧宝体育官方入口